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作品

????“几位爷里面请嘞您请坐”

????台州知府谭纶一行方走进七碗斋茶楼,茶楼伙计便热情的上前迎接,将谭纶等人迎进了茶楼大堂,找了一张空桌子,用肩上的白毛巾将桌椅又抹了一遍,请几人落座

????“伙计,可有雅座?”

????左臻用手按住伙计的肩膀问道,他注意到大堂内三教九流齐聚,环境有些杂乱繁闹,尤其是伙计给他们找的这个桌子靠近中间说书先生,四周茶客围的很多,身处繁闹中心,四周不时传来一阵一阵的叫好声

????“呵呵,不用,这里就挺好,咱生意人就喜欢热闹,越热闹生意越好嘛”

????谭纶微笑着摆了摆手,率先坐了下来,此番来靖南微服私访就是来探听民情民意的,越热闹越好探听消息,若是坐了雅座,那就失去了来茶楼的意义了

????左臻听到谭纶发话,便松开了伙计,不再要求雅座了

????谭纶落座后,对左臻等人招了招手,“别站着了,坐,你们都坐,今儿本掌柜请客你们想吃什么点什么,想喝什么点什么,都不用客气”

????“谢谢东家”谭纶抱拳道谢,接着招呼了手下将校,依次坐了下来

????“掌柜的,您这是做大买卖的吧?您这派势瞧着可不一般呢”茶楼伙计恭维道

????“呵呵,什么大生意,咱就是在台州府做点小本买卖”谭纶微微笑了笑

????“原来掌柜的是打府城来的啊,怪不得瞧着派势不一般呢”伙计说道,“掌柜的是来咱靖南县做生意的吧,您可是来对了,咱靖南可不是以前了”

????“哦,缘何说靖南不是以前了?”谭纶饶有兴致的问道

????“呵呵,自打朱知县来了咱靖南,咱靖南就不是以前了,您来靖南做生意可就来对了远的不说,就说这几天咱台州府闹倭寇,多少县城都被倭寇打破糟蹋了掌柜的从台州府来,一路也都瞧着了吧,唯独咱靖南县城独善其身为啥啊,都是因为咱朱知县运筹帷幄,力挽那啥来着,对,力挽狂澜,让小倭寇碰的头破血流,保全了靖南县城所以啊,掌柜的您就放心在咱靖南做生意吧,只有有朱知县在,咱靖南就会稳如泰山,您在靖南做生意一准发大财”茶楼伙计眉飞色舞的说道,作为靖南人,自豪的很

????“呵呵,借你吉言哦,对了,我们这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都说‘破家县令,灭门令尹’,这朱知县就这么好吗,你能给我们说道说道?”

????听到茶楼伙计的话,谭纶微微笑了笑,以做生意担忧的姿态,对茶楼伙计说道

????“好,当然好了,呵呵,要说咱朱知县,那是三天两夜也说不完啊......”茶楼伙计正要说道说道,不过不巧门口又来客人了,便不好意思的对谭纶等人说道,“掌柜的,对不住了,来客人了,我得招呼去了您要想听咱朱知县的故事,可以听说书先生讲,他现在讲的就是咱朱知县”

????哦,说书先生讲的就是朱平安的故事?!

????谭纶等人闻言,便将目光转向了台上正在说书的说书先生,仔细听了起来

????嗯,果然讲的是朱平安的故事,正好还是守城的那一段

????“当时那情况危急啊,西门前倭寇漫山遍野,密密麻麻起码有三千多人,奔跑攻城时,倭寇大军卷起滚滚黄土,就跟妖怪卷起了妖风一样倭寇一个个杀人不眨眼,又武艺高强,高强到什么程度呢,守城士兵对倭寇射箭,倭寇空手就能抓住,这可比空手夺白刃厉害多了......”

????台上的说书先生口沫横飞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比手画脚,令人感同身受

????“虽说有些夸张,不过确有不少倭寇身手不凡,可以空手接箭,我们在府城也见到过”左臻轻声道

????谭纶微微点了点头,他当时在城头上也看到过数次,印象很是深刻

????“倭寇不仅空手接箭,还将羽箭反手掷向城墙,比用弓箭射的还快还准,守城士兵应声倒下倭寇大声嘲笑,还对城墙拍着兜裆裤,嘲讽守军是娘们,城上士气大降,眼看就要崩溃的时候,县尊朱平安站出来了,县尊骂了一声射他娘的,弯弓射箭,一箭便射中了嘲讽倭寇的兜裆裤......”

????说书先生比划着说道

????哈哈哈......茶楼内响起了一阵笑声

????一壶茶,一桌小吃,谭纶等人静静的听说书先生声情并茂的讲靖南之战

????“不可一世的倭寇在靖南县城碰了个头破血流,倭寇登陆时有倭寇三千多人,连夜从靖南狼狈逃跑时,只剩下了一千多人了,这一战,在县尊大老爷的率领下,我们靖南起码打死了倭寇一千多战后,县尊大老爷并不居功自傲,将功劳归给了我们靖南每一个人,说我们都是靖南的英雄,是我们不畏牺牲,誓死作战,才守下了靖南威哉,县尊大老爷;壮哉,靖南人!”

????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结束了靖南之站这一段

????“好,说的好,知县大老爷牛笔,靖南人牛笔”茶楼内众人听的意犹未尽,这一段听了好多遍了,可是百听不厌,连声叫好,不住催促说书先生多说一段

????“呵,不是斩获了倭寇首级七百九十五个吗?怎么到这里成了一千多了,这水分也太大了吧?!”左臻听到说书先生说到靖南之站最终杀倭寇人数时,忍不住摇头提出了异议

????在一阵叫好声中,左臻的这一声异议非常的惹人注意

????左臻话音刚落,周围几个桌上的茶客便将视线转移到了左臻这一桌上

????“水分?呵,你们外地来的吧?”周围桌上的茶客,扬了扬头问道

????“嗯”左臻点了点头

????“哼,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告诉你们,咱这桌上的爷们可都是上过城墙,亲眼见了的当时那场面你们可没见着,那叫一个惨烈啊,倭寇攻城一天一夜,城墙下死了倭寇一层又一层,好多倭寇都被砸的不成形了,脑袋都碎了,一开始,倭寇还将死了的倭寇拉出去埋了烧了处理了,后来死的多了,干脆就不管了,任由堆在城下我们斩获的首级,都是这些寻得着的,还有很多倭寇首级都寻不着了这我们都是亲眼见了的倭寇被打死人数肯定多于七百九十五这个数字,只是有些首级已不可寻了,还水分,哼”

????茶客冷哼了一声,对左臻等人说道